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其他职业培训 >

职业教育毕业生也有机会申请进入普通大学接受
发布时间:2021-05-14 07:28访问
  本年9月,新加坡工艺教育学院高级讲师胡志杰获得了“杰出教师总统奖”。工艺教育学院是新加坡的职业教育组织,胡志杰曾在此就读电子工程专业,现在校园担任网络与网络安全专业的讲师。多年的职教系统作业经历,让胡志杰感慨万千:“过去,人们将技术工人视为低端作业。跟着新加坡职业教育系统的不断完善,民众的观念发生了变化,逐渐认同了职业技术的重要性。”
  
  新加坡的职业教育开端可追溯至上世纪60年代。其时,新加坡处于经济发展初期,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工业,以培育熟练技术工人为意图的职业教育系统初现端倪。跟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,新加坡逐渐向知识和技术密集型经济转型,职业教育也逐渐向高端发展。
  
  几十年来,新政府逐渐建立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两种职教系统。其间,非全日制的职业训练面向社会全年龄层民众;全日制职业教育则隶属于新加坡教育系统,分为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级职业教育,前者由工艺教育学院担任,后者由淡马锡理工学院、南洋理工学院等5所理工学院及私立教育组织供给。
  
  新加坡的全日制职业教育注重实践,学习了欧洲国家的“双轨制”形式,强调校企协作。学生在课堂时间之外,都可在企业实习。因为新加坡企业大多规模较小,难以彻底满足学生需求,该国在“双轨制”根底上创建了独特的“教学工厂”形式,即校园从出产企业承包工业项目,企业将设备以供给或借用的方式,在校园设置一个和工厂彻底相同的出产车间。学生在企业技工和校园教师的共同指导下,在这一“车间”里进行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出产操作。该形式实现了更深层次的产学结合,在减轻政府和校园成本投入压力的同时,培育了大量具有适用技术的劳动力,促进了学生工作。依据新加坡5所理工学院本年1月联合发布的结业生工作查询,2019年,这5所校园的职教结业生在结业后6个月内的工作率高达90.7%。
  
  新加坡政府规定,在承受职业教育后,结业生也有机会申请进入一般大学承受本科教育。依据工艺教育学院一项针对2007年—2017年的结业生查询,5%的结业生获得了本地公立大学学位,10%获得私立或海外大学学位。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方针学院副教授顾清扬表明,“学生可先经过职业教育找到兴趣地点,再对自己的教育途径进行二次挑选。从长远看,这种方式可能更有利于个人发展。”
  
  除校园教育外,新加坡还着力推行非全日制的职业训练,进步民众终身工作才能。2016年,新政府实施“技术创出息”补助方案,鼓舞25岁以上的公民承受经国家认证的职业训练课程,并为他们供给每人500新元(1新元约合5元人民币)的补助。其间,如果企业自行展开的职业训练项目获得国家同意认可,也可获得项目补助。据统计,2019年有约50万名民众和1.4万家企业受惠于该方案。
  
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,新加坡工作市场遭受了较大冲击。为此,本年6月,新政府提出“技术创出息”中年转业援助配套,企业经过职业训练项目每聘用一名年逾40岁的职工,可获得一份为期6个月、最高金额为1.2万新元的补助。
  
  为鼓舞民众不断提高职业技术,新加坡还设立了全民适用的新技术资格系统。该系统共设有7个技术资格等级,不设学历要求,供给零售业、餐饮业、创意职业等数十个职业的技术升级训练。新加坡国务资政兼社会方针统筹部部长尚达曼表明,“国民竞争力的提高需要民众在各个阶段不断精进和积累职业技术。新加坡期望经过‘技术创出息’方案,建立以技术为根底的唯才准则,打造新型社会流动性。”
  
  近年来,新加坡着力打造以知识经济为根底的立异型经济体,职业教育系统也加速转型。“新加坡着重发展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,掩盖全民的职业技术训练为此打下坚实根底。”顾清扬表明,未来新加坡职业教育将更加注重技术领域的变化,进步人们的综合才能和立异理念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其他职业培训